「佛门观察」:“佛菩萨暴露身份就要入灭”是邪说歪论

不知曾几何时起,佛教界流传一种说法“佛菩萨示现在世间,绝对不会暴露身份,身份一暴露,立刻入灭;身份暴露还不走就是招摇撞骗,绝非诸佛菩萨应世。”

甚至有全球著名某法师说,佛门的规矩是身份暴露一定要走,我们才相信是真的;身份暴露还不走,肯定是假的,欺骗世人。

如此绝对语气的说法靠谱吗?这真是“佛门规矩”吗?

佛史以来难道就没有公开身份住世渡生的真正佛菩萨吗?

要想拨开迷雾,我们需先了解这些说法的依据是否正确。

1、“身份暴露,即刻入灭”传说的依据

应该说,“菩萨罗汉身份暴露就要入灭”的“佛门规矩”,在佛教界流传已久,大部分法师和居士都知道。抑或笔者寡闻,未见有人质疑这一“规矩”的由来和正确性。不仅因为很多著名法师都如是说,许多人也就自然接受,还因为这一“佛门规矩”引用《楞严经》的一段经文为据——

经曰:“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

也就是说,在末法时期,菩萨罗汉们来此世界,现种种身份渡生,始终不会自称自己是菩萨罗汉,除了临命终时才可透露真实身份。

其次有佛门公案为证。在中国佛史里就有多位佛菩萨再来人,在身份暴露后即刻入灭,离开人世。

比如:唐末“五代十国”时的高僧,净土宗六祖永明延寿大师,在参加了吴越国国王举办的“千僧斋”大法会后,因其阿弥陀佛化身的身份暴露,遂与燃灯古佛化现的“大耳朵和尚”先后入灭。

又比如:唐代的丰干和尚和寒山、拾得二禅师分别是阿弥陀佛降世和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的化身。后来,台州知府闾丘胤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后就先后消失了。

还有古时,浙江奉化有位“布袋和尚”就是弥勒菩萨的应世,他作偈透露自己是弥勒菩萨再来后就圆寂了。

似乎事实就是,只要众生知道了佛菩萨身份,祂就会离开。但事实又并非如此绝对。因为,佛菩萨住世渡生的因缘千百亿种,并非“不是一就是二”,也非“身份暴露不入灭就是骗子”那么简单、绝对。

2、“暴露身份,即刻入灭”实为邪说歪论,而非佛意

是的,《楞严经》中佛陀留下遗训,末法时期罗汉菩萨不能以罗汉菩萨自居,不能透露身份,除临命终时。

但是,《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又有云:“善男子,若有国土众生,应以佛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现辟支佛身而为说法。应以声闻身得度者,即现声闻身而为说法……”

这不是矛盾了吗?假若末法时期,某国土众生应以佛陀身份而得渡,观世音菩萨岂不是无法以佛陀身而为说法吗?因为一旦暴露了佛陀身份或辟支佛、声闻身就要入灭,否则就是假的,就是欺骗世人啊,既要入灭又何来说法渡生呢?

难道是《普门品》经义不符合《楞严经》教戒?或《楞严经》否定了《普门品》?若做如是认知,那真是罪莫大焉啊。其实,佛陀所说法没有丝毫矛盾。

——首先,我们当知:

在佛门中,谁有资格对佛菩萨的住世和入灭定“规矩”呢?

《楞严经》所说罗汉菩萨应世“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是世尊悲意,为防止末法时期,妖孽邪师骗子假借罗汉、菩萨名号身份诳惑众生,故勒令罗汉菩萨应世不能自称罗汉菩萨,更不能未证言证,犯大妄语戒,更不会“潜行贪欲,破佛律议”,而是要时时刻刻抱“惭愧心”渡生。这才是经文原意,事实也是如此。

世尊灭度后至今,来此世界的佛菩萨在众生知道祂身份后,一般会选择消失,或圆寂前才透露身份,不仅有上述“丰干和尚”等公案为证,更有真正佛菩萨或罗汉们继续住世,也决不会自称自己是什么佛什么菩萨什么罗汉,他们的行持都非常内敛谦逊,时时以惭愧心而为众生说法。

比如,有人以圣境所知询问太虚法师、印光法师是否是弥勒菩萨、大势至菩萨化身时,均遭祖师呵斥阻止。但若把祖师们根据因缘选择“不承认身份”的谦逊本质,作为“不能暴露身份”的依据,则不仅牵强附会,也在藐视祖师不通经教。

再者,《楞严经》本身就有好几个版本,究竟哪个版本才真正是释迦佛陀当年所说的呢? 楞严咒也有上百个版本,究竟哪个才是释迦佛陀所传的楞严咒呢?而贯穿《楞严经》原文上下,根本就找不到 “暴露身份,即刻入灭”的佛陀教言。

有人说“唯除命终,阴有遗付”就是“暴露身份,即刻入灭”的意思,这更是歪曲经义的笑话。

《寒山拾得丰干图》

——其次,我们当知:

佛菩萨来此世界不是来旅游,不是来逛街,更不是来做“不能暴露身份的地下工作”的,而是为渡一切有缘众生而来的,佛陀降世更是“以大事因缘”而来。

就上述佛菩萨入灭公案来分析。丰干和尚作为阿弥陀佛降世,怎么可能明知“不能透露身份”,却故意向台州知府透露寒山、拾得是文殊、普贤菩萨再来,而致两位菩萨匆匆入灭离开呢?假如这两位菩萨渡生因缘还未尽,岂不因为丰干和尚的“弥陀饶舌”而破坏了菩萨的渡生事业吗?这怎么可能呢?

由此可推断,三位佛菩萨再来人先后入灭的根本原因是,祂们住世渡生因缘已经结束,才出现彼此“饶舌”,互说身份的缘起。并非因为“暴露身份,即刻入灭”所谓规矩。

试想,如果佛菩萨住世渡生因缘尚未结束,而仅因身份暴露就要离开,就要入灭,国土中那些该以佛陀身份或菩萨身份得渡的众生,由谁来渡化呢?难道佛菩萨会因为身份暴露问题而无视这些众生的成就解脱吗?这显然有违佛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本质嘛!

再从众生学佛信心和依教奉行角度来说。我们不妨思考一下,让众生知道自己师父是佛菩萨再来人,对众生学佛成就的信心是增益还是减损呢?是更有利于众生依教奉行还是更不利呢?

或者说,如果众生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是佛菩萨再来人,而将真正的圣者师父视为凡夫。那就产生两个问题:一是,他无以判断师父所讲的对与不对,如果他都能如理如法判断师父讲的对不对,那他就不需要跟师父学了。现今社会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众生被邪师骗子所误导和欺骗了。难道不是吗?而现实情况,恰恰是众生的刚性我执会让他经常质疑、不依圣师所教。明知师父是圣者,是佛菩萨再来人,他还不好好修行,更何况他不知道师父是圣者呢?二是,学佛是为“转凡入圣”,自然要跟着圣者学才更有信心。何以相信一个凡夫能带领众生“转凡入圣”,走向解脱呢?

是故,“万法皆因缘”。佛菩萨来此世界住世多少年?现何相?白衣相还是僧人相?显何身份?扬何名号?说哪些法?渡哪些人?何时公开身份?这一切都由众生得渡因缘,众生善根福德所决定的,与佛菩萨身份是否暴露并无本质关联。因缘该如何就如何。身份暴露,即刻入灭,是一种应世因缘;身份暴露,依然渡生,也是一种应世因缘,哪里是“非此即彼”“不入灭就是骗子”“一佛世界无二佛并出”那么简单片面的认知啊!再者,“初地尚不知二地事”,凡夫又岂能看懂佛菩萨的事呢?

可见,“暴露身份,即刻入灭”的所谓“佛门规矩”是不符合佛菩萨渡生因缘的伪规矩假佛戒,是邪说歪论而非佛意。因为,除了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没有任何圣者或祖师有资格对佛菩萨住世和入灭定“规矩”的。谁说自己有资格,定是邪魔无疑。

3、至今是否有身份公开后依然住世的佛菩萨或罗汉?

第十世班禅大师

现代社会,就有很多身份被公开后依然住世度众生的佛菩萨再来人。

比如:第十世班禅大师,在世时就被公认为是“无量光佛”化身,广为人知。但祂的渡生事业到1989年才结束,圆寂后肉身不坏。

又如:被誉为汉地第一高僧的清定法师,在回到成都昭觉寺时,就被公认为是“道魁祖师”再来,又在1993年6月的一次火供法会上显现了“地藏王菩萨”真影,但清定法师在暴露身份后是到1999年才坐化圆寂的。

再如:被世人誉为“世界僧王”“观音老人”的世界佛教僧伽总会主席悟明长老,在公元2000年的一次法会上显现了“双面菩萨相”也并没有马上圆寂,而是到2011年7月19日“观音成道日”才坐化圆寂,证得肉身不坏成就。

还有:当今世界赫赫有名的第四世多智钦法王是莲花生大师化身,也是整个藏密至高大圆满化虹身之法龙钦宁体之唯一持掌人;被誉为“西藏第一大圣德”的阿秋法王是龙萨娘波尊者的转世;藏传佛教觉囊派总教主吉美多吉法王是香巴拉国月贤王之转世;夏珠秋杨仁波切是十万空行尊主那诺巴祖师的转世;现今西藏著名的藏密大圣德唐东迦波仁波且被公认是唐东迦波大菩萨转世……

上述这些真正的佛菩萨再来人都是暴露身份而不入灭,难道祂们也是违背“佛门规矩”的骗子邪师吗?只有魔子魔孙、邪师骗子、愚痴无知之人,才会恶意诽谤诋毁显、密佛教和住世佛菩萨。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末法时期,魔强法弱,邪师遍野,骗子横行,他们常常打着什么菩萨转世,什么佛陀化身,什么罗汉再来的名号欺骗压榨众生,致众生慧命岌岌可危,苦不堪言。也确实如羌佛所说“做一个好人都困难,哪有那么多佛菩萨”。但若以“身份暴露,即刻入灭”的绝对观点来评判住世佛菩萨,则很容易颠倒正邪,佛魔不分,谤佛谤圣,自己永堕轮回恶道。

由此可见,“暴露身份,即刻入灭” 的所谓佛门规矩,实为混入佛教队伍中的波旬魔王子孙故意歪曲经义所自创。其目的就是要以此假佛戒,阻止众生向住世的真正佛菩萨学习佛法,让众生无以分辨知见正邪,真假佛法,在盲修瞎练中,徒耗一生而不得解脱,最终堕落

这正是邪魔残害众生慧命的阴招之一。可怜诸多佛门弟子乃至著名法师不做深究,以讹传讹,上了魔的当,种了堕落恶道因自还不知。

4、如何判断“暴露身份而不入灭”者是否真圣?

普贤菩萨像

如何判断某人是否真正是佛菩萨再来人呢?笔者以为,“听其言,观其行,核其境”三个环节的判断必不可少。

一是“听其言”。真正佛菩萨再来人必然是显密具通,所言法义必然符合释迦牟尼佛所说之法。但由于许多人看不懂佛经,也就无从判断那些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师父所说是否如法。有一种更简单的鉴别法就是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法《浅释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的“128条知见”作为“照妖镜”去对照。在这个“照妖镜”面前,一切邪魔外道,骗子邪师必然原形毕露,凡其知见行为落入“128条知见”中1条邪恶知见或2-3条错误知见而没有改正的,必非真圣。

二是“观其行”。真正的佛菩萨再来人一定具有大慈大悲和内敛谦逊的德量,必具胜义菩提心,慈悲而惭愧的心行,也不会自称吹嘘自己是某佛或菩萨。但又必须明白的是,“不自称”不意味着“不能称”,也不意味着“不能承认”。犹如乔布斯,自称或不自称,他都是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又犹如微服私访下江南的康熙皇帝,自称或不自称,都不会改变他的皇帝身份。

佛菩萨如语、实语、不妄语,所做一切皆依众生得渡因缘而应机教化。自称或不自称,承认或不承认都在祂所观照的因缘之中,关键是祂要真正具有佛菩萨的证德和证境。

三是“核其境”。正如一位圣德所说:“从古至今,从显教到密乘,真正的佛陀来渡生,一旦身份暴露,只有这两种情形:要么入灭,要么展显相应觉量,不会再有第三种状况。”

也就是说,既然公开了圣者身份,那就摆明了是要住世渡众生的佛菩萨,那就只有一个选择——展显佛菩萨应有的圣证量,即“显密圆通(或具通),妙谙(或具足)五明”和超凡的圣体圣力!

值得警惕的是,现今佛教界,一些法师、活佛、法王最害怕的,最反对的也是“圣证量”这一点。他们或名气远播,全球著名,或庙宇广阔,气势磅礴,或信徒众多上百万,或具亮丽传承……他们或高坐法台“讲经说法”;或著书立说,网上授课;或煞有介事灌顶传法,或接受弟子顶礼膜拜,大收供养……即便他们口不自称自己是佛菩萨,其实内心也早已默认自己是佛菩萨,他们的种种行为,是在不露声色中以“圣者”自居。只可惜,他们正是《楞严经》所说“穷人妄号帝王,自取诛灭”“潜行贪欲,破佛律议”的假圣。

假圣们自然害怕众生皈依真圣,学到真佛法,是故必然反对真圣,以假佛戒来恐吓和蛊惑众生远离、诽谤真圣。假圣们自然无法展显圣证量,是故会把圣证量说成是展显神通而予以排斥,甚至断章取义佛经义理来诽谤圣证量,蒙蔽众生。

韦陀菩萨

殊不知,佛菩萨展现圣证量,不是单纯的显神通,而是表相应的法义。“六类师资”每一类都有相应的、不同的“师资境”。法义规定,师父在给弟子传法灌顶时必须展露这个“师资境”,没有展露或展露不了,证明灌顶不成功。展露了相应的“师资境”,弟子就会知道这个传法的师父是什么级别的圣者,才会认真修学所传的法。而除此“师资境”外,阿罗汉果位和初证地菩萨的师父则不能公开显神通,否则,这个师父在三年之内要离开这个世界。

反之,凡无法展显圣者“师资境”或“五明智慧”,也没有圣体圣力参加超过世界大力士的“拿杵上座”检测者,就无有超凡可言,那就是真正自称的“佛菩萨”,无疑就是以凡充圣的邪师骗子或妖魔。

总之,在这样一个纷纷扰扰,正邪难辨,邪师横行的末法时期,大慈大悲的诸佛菩萨绝对不可能置众生疾苦、堕落于不顾,一定会以最契合这个时代和众生因缘的方式应世人间,普度众生。那么,这些依然住世的,真正的佛菩萨在哪里?这需要所有誓求解脱的佛弟子们远离一切邪说歪论,虔诚寻觅求证。缘熟时自然得遇真圣,学到真正能解脱成就的佛法。

——END——

撰稿:佛前灯

12+

1 条回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49#

    顶礼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3+